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资讯

IM体育官方新闻门户最后的挽歌

发布时间:2022-07-17 04:09:50点击量:

  IM体育官方产品背景的腾讯新闻第一负责人王诗沐,和内容背景的腾讯网总编辑贺国帅、副总编辑马腾和杨瑞春同步转岗或卸任。和一年前王诗沐的外部空降不同,新任负责人何毅进来自腾讯视频技术线 年。

  一位在职员工担心自己的去留。他认为裁员未必如媒体报道的那样,只动内容团队。他所在的技术团队, 几乎每个月都看到有人离开 。630(6 月 30 日架构变动)之后, 算法团队整组都被撤掉了 。小组 leader 的签名也更换为 团队解散,毕业勿扰 。

  和算法一起被解散的,还有腾讯新闻的技术接入层团队。这个关键决策,会令懂代码的团队更加不安:APP 需要跟接入层对接,接入层都没了,感觉不会做下去了 。

  两周后,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:此前接入层被裁掉的团队,又被召回了一半。一位后台工程师很快从兄弟部门了解到了关键信息: 之前新闻接入层全干掉了。人还没的时候,发现这个组的工作,别的组接不住,于是捞回其中一半的人继续干。

  腾讯新闻是新闻资讯领域国民应用,大几千万 DAU 产品频繁换帅,意味着精英编辑体系下的新闻门户,再次走到了变革前夜。

  产品上,去年接手腾讯新闻的王诗沐主张用个性推荐路线推荐泛化内容。此后他主导下的腾讯新闻多次改版,逐渐视频化、B 站化,碎片化。但这一系列策略没能为腾讯新闻带来新的增长;相反,巨大的版本改动及内容调整,遭到了老用户用脚投票——数据降了。

  王诗沐为业内明星职业经理人,此前因负责过网易云音乐而被赞审美高级。一年前作为外部人士空降腾讯,一人负责腾讯新闻、小鹅拼拼、幻核三个业务,这在腾讯的组织架构上并不多见。本次腾讯新闻架构变动和几个月前小鹅拼拼的关停,意味着王诗沐在腾讯的改革及创新尝试失败。

  2021 年下半年,王诗沐对腾讯新闻产品进行大改革,投入了巨大的开发人力、运营人力到他力推的一套社区体系。新版本原定 2021 年年底全量上线,后来改成半量,再后来干脆不上了——因为数据不达预期。

  叠加环境因素,2022 年第一个季度,腾讯新闻广告营收降低了 30%。扛不住压力的王诗沐开始在腾讯新闻重提精品化——这一路线是腾讯新闻前任负责人陈菊红坚持了 10 年的产品及运营定位。

  在不久前的腾讯新闻线上全员会上,王诗沐表示 我不是一个自大的人,我的自信是来源于我的思考 。第二周,一封关于王诗沐转岗的内部邮件发出,此后,腾讯新闻开启了不小规模的裁员。

  王诗沐负责的另一业务——电商类实验项目小鹅拼拼,主团队在深圳,子团队在北京。这个业务 2022 年 2 月宣布停止运营时,北京希格玛大厦约 2 层楼的人力,转岗并入了腾讯新闻。两个业务的轮番变动,他们中的有些人,可能会在 6 个月内经历 2 次工作变动。

  腾讯新闻有自己的历史包袱。过去十年,腾讯新闻前后端需求和供给两侧的运营是割裂的:前端的需求侧,腾讯新闻运营侧做了不少精品内容,考核的标准是社会价值及用户满意度;后端的供给侧,腾讯新闻技术侧更关注整合、打通之后的内容数量。

  这种割裂会在未来算法驱动的竞争下,因供给侧的内容质量问题,影响前端推荐效果。一位腾讯新闻离职专家讲了个细节:几年前搞内容打通时,时任技术负责人向总办汇报时,强调的是:我们每天产生 100 万条内容。

  2010 年,人们开始为了买 iPhone4 而通宵排队。技术和硬件的进步,影响纸媒的销量,也推动了新浪、腾讯、网易、搜狐四大新闻门户在各个端的蓬勃发展。此后不久,一些坚持价值选择、不以流量为导向的团队——虎嗅、钛媒体、36 氪等风格品牌也如雨后春笋露出了头角。

  从 PC 端向移动端转型的十年间,四大门户里起步最晚、IM体育官方生态最好的腾讯新闻跑在了最前面,巅峰活跃时期 DAU 在 8000 万 ~1 亿,成为国内新闻资讯客户端在流量上的天花板。

  网速更快以后,门户之外,整个行业都在寻找技术进步带来的新流量和新出口。2010 年之后,在线移动端产品陆续经历了微博、长视频和短视频等几个产品形态,逐渐形成由四大门户开始,到 BAT 入局,再到新流量崛起的行业新生态。IM体育官方

  直到今天,门户、微博、长短视频和搜索,依然是当下在线流量的主要入口型产品。只是四大门户的微博只剩下新浪微博;公认烧钱的长视频领域仅存背靠 BAT 的腾讯、爱奇艺和优酷;短视频第一梯队有长跑型产品快手,和迅速长成巨无霸的抖音。

  在流量入口,字节通过短视频抖音为头条导流,在内容出口,字节系包括抖音和西瓜在内的长短视频介质,为头条丰富生态。一套数字驱动的完整商业闭环就这样跑通了。

  失去流量和新介质系统支撑的老牌门户日子变得不好过。在流量上,搜狐、网易已经完全掉队。新浪如今靠微博的流量,支撑其在门户领域的影响力。四大门户里基本盘最稳的是腾讯新闻,其客户端本身在移动端第一名领跑多年。

  短视频正在成为今天的流量王者,其受欢迎程度堪比印钞机。在短视频的驯化之下,现在人看消息不愿超过 15 秒。

  那些需要花费更多时间的长文开始缺少读者。就连长视频的核心资产(电影电视剧等精良内容)的制作,也开始为了迎合用户快节奏的视听语言习惯,去修改过去几十年的剪辑节奏。

  张朝阳爱上了教书——他在搜狐视频平台直播讲物理课,并为这个直播项目匹配了一个 150 人的技术和产品运营团队,从商业角度,ROI 是算不过来账的。但他的员工说,我们看的不是营收。

  生于算法体系、流量追平腾讯新闻的今日头条,同样逃不掉新闻门户的群体困境,头条 APP 已经四年没有增长了。

  当腾讯新闻开始积极拥抱算法时,今日头条需要回头去探索内容的 高端化 。年轻用户不喜欢头条、女性用户不喜欢头条,当这个表述由今日头条现任总裁陈熙(Kevin)在字节系内部会议中提出时,多少会令 OKR 压力之下的产品及运营团队有些焦虑。

  陈熙此前来自滴滴,是投行背景的职业经理人,讲话语速极快,逻辑很好。加入字节跳动之初,陈熙先在火山待了 4 个月。正是这 4 个月的熟悉和融入,让风格上介意和防备下属 manage up 的张一鸣释放了信任,将更具战略意义今日头条交给了他。

  过去一年,陈熙在头条有两个主要策略:去外部到处挖高职级的、懂内容的人;在内部疯狂测试各种新产品。

  陈熙在头条带团队开战略计划会,一开就是 10 个小时,从下午 2 点讨论到夜里 12 点——研究如何做内容。漫长的会议时间里,讲完业务讲情怀,开到最后大家很激动。字节员工觉得陈熙 还是有点东西的 , 跟他开会的体验很好 。

  但陈熙滴滴时期的下属,提起对前老板的过往印象则更倾向于 :想法挺多的,但真正能落地的项目有限。他们说, 之前在滴滴内部那种听起来奇奇怪怪的项目,多数都是他推的。反正最后,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  在某职场 APP 的职言板块,一位认证为 腾讯员工 的人士发帖问:今日头条还值得去么?底下评论区有超过 3 名认证为 字节跳动 的员工回复, 不值得,别来。

  过去一年,陆续测试过 头条高端版 头条大字版 字节小红书 字节电商 字节即刻 等方向的今日头条团队,目前只发布了一个名字拗口的 识区 APP,至今不但没有开放注册,还在有些渠道下架了。

  在官方运营的种子用户群里,挤满了关注社区产品的同行,有些人只是做行研,进去看看,觉得没啥就把 APP 删了。

  人数上遇到天花板后,单个用户时长还有挖掘空间。当他们发现头条用户喜欢短视频时,迅速在产品里加大了短视频供给。去年起,今日头条 APP 里有超过 70% 的用户时长来自短视频。

  当沉迷和爆款成为高 DAU 产品的现象级标签,也意味着算法正通过信息过载的方式填喂用户,大量群体时间正在被垄断。

  客户端变得不重要了,产品本身变成了一个容器。容器里面装什么介质,全凭用户喜好。技术和算法的发展,驯化出越来越聪明的 AB 测试工具,验证人群的喜好,永远推用户最喜欢的内容。

  人类生产信息和传播信息的结构和方式发生了改变。这个规则下的内容生产初心被改了。定位上如果为了流量,IM体育官方去猜测和迎合算法,一定能生产出一堆垃圾。等到系统的安全和风控发现问题并修改漏洞的时间里,影响已经产生了——大量的内容已经被不可逆地分发下去了。

  到了算法时代,技术和传播把海量内容传播中,媒体传播时代读物下印刷厂之前定版的那个环节,交给了此前一无所知的用户。

  模式是全新的,风控也变得隐秘而艰难。不是不爆,而是风平浪静地平稳一段时间之后,随机地突然爆一个大的——爆发即失控。

  冒险的另一面,回报是丰厚的。用算法把注意力分层并进行商业化,最大的用户量 + 最多的用户时间 + 只做有商业价值的信息分发,这个模型之下的商业化效率是最高的。

  起源于流量源头的门户网站,最终因流量的重新分配而发生了改变。在参与和见证了中国互联网 20 的时代变迁之后,各自去往新的方向。

  而其过往为大众所熟知的产品形态,最终变成符号,成为参与和见证了中国互联网 20 年兴衰的时代标本。

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 电话:0898-08980898 手机:13988888888
Copyright © 2012-2018 IM体育官网 版权所有  ICP备案编号:粤ICP备1351341354号